铜雀赋

人称阿雀。
♡向阳花木易为春,我最喜欢蔡徐坤♡
陆氏弗拉格综合征患者。
全世界最好的西瓜Jun,不接受反驳。
神谷病晚期
舅妈 wx路人 不厨墨香。
一生爱良,永不爬墙。
渴望除了伞修以外其他粮的伞哥厨。
想给江南寄刀片的师兄厨。
我爱言和小天使 我爱逆浪千秋。
欧美圈黄老板傻脸娜。
疯狂安利《末日乐园》 等到我云辣!
一般是天下大同我佛慈悲 但保不准就拿起了四十米长刀和您谈谈。

千军万马 伴坤远航✨

太好看了吧❤❤❤❤❤

猪头鹰爱困zZ:

凑热闹
这张坤坤能泳有开屏的计费吗

有...有太太吃斯巴安x人偶师这一对的吗...
【小声bb】

爆开心!!!
言和小天使终于有拜年祭单曲了!!!往死里循环!!!我爱言和!!!
我的简介终于可以改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来凑个热闹

红圈圈——超爱
黄勾——ok还不错可以吃
蓝叉——雷点
没标记——随意

原图在P2

情人节快乐!!!这个伞哥!我吹爆!!!

无境之居:

情人节快乐

震惊!国家队选手集体被公an传唤,原因竟是…(无cp)

冯主席哈哈哈哈哈哈哈

内敛小黄瓜:

“你们,”问询的警察目光扫过面前一干人等,“谁来交待一下事情经过?”


众人面面相觑。


“我来吧,”最后还是喻文州开了口。“事情是这样的……”


 


午饭其乐融融地进行着。


冯主席笑呵呵地站起来,“这次大家是代表国家参赛,赢了就是为国争光,希望大家能加倍努力,争取胜利,我先在这里敬大家一杯!”


众人附和着,纷纷举杯。


“诶,”张佳乐用手肘碰了碰旁边的王杰希,“你看见没,冯主席门牙上好像粘了一片菜叶儿。”


“有吗?”王杰希狐疑,盯着看了一会儿。“好像还真是。”


冯主席被王杰希的大小眼盯得心里有点发毛,问:“小王,发什么呆呢?怎么不吃啦?”


王杰希琢磨着怎么不动声色帮冯主席弄掉门牙上粘的菜叶,索性站了起来,“冯主席,我敬您一杯,感谢您为联盟发展的辛苦付出。”


黄少天忍不住跟身边的喻文州嘀咕:“王杰希这是怎么了?平常没见他是这么爱拍马屁的人啊?这无事献殷勤,我看非奸即盗吧!”


喻文州也有些诧异。王杰希也是当了多年队长的人了,为人处世上一向是十分周到的,这会儿怎么突然出起风头来了?按说冯主席给大家伙儿敬了酒,理应作为队长的喻文州首先回敬,虽说王杰希资历更老,那上面也还有个张佳乐,何况不论职位还是资历都还有个妖孽一般的叶修压在上头呢?而且王杰希一向是不乐于应酬这些的,今儿怎么突然狗腿起来了?


喻文州这样想着,目光在王杰希和冯主席身上来回转了两圈,心里很快就有数了。


“冯主席门牙上粘了片菜叶儿。”喻文州压低声音对黄少天说。


黄少天多通透的人啊,喻文州一说就明白了,敢情王杰希上赶着给主席敬酒是指望借这一口酒把粘在门牙上的菜叶儿给冲下去,不过显然是没成功。黄少天眼珠一转,就着跟前夹了一筷子糯米鸡到冯主席碗里,“这儿的糯米鸡做的正宗啊,跟我们在广东吃的一模一样,主席你也尝尝啊。”


众人坐的是圆桌,黄少天坐在冯主席斜对面,虽说不算远,但中间还隔着三四个人,黄少天探出大半个身子才把菜夹到冯主席碗里,动静立刻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叶修惊讶,“你给你亲爹会这么夹菜吗?”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儿,顺手把一块儿啃干净了的排骨甩到了叶修碗里。“我给我儿子夹菜不行啊!”


冯主席:“……”这么一大块儿全是糯米,一丁点儿鸡肉都没有,敢不敢有点诚意啊!


冯主席克制着眼角抽搐吃了黄少天夹的糯米鸡,糯米果然把菜叶儿粘了下去。黄少天冲王杰希得意一笑。王杰希挑了挑眉,没说话。


就见冯主席门牙上的菜叶儿虽然已经不见了,但是牙龈上有粘了一小块儿糯米!


张新杰忍不住皱眉。他从一开始就注意到了冯主席门牙上的菜叶儿,好不容易菜叶儿没了,又粘上了一块儿糯米,张新杰终于忍无可忍,站了起来:“主席,我敬您一杯可乐。”


冯主席:“……为什么是可乐?”


张新杰:“职业选手不能多喝酒精饮料。”


冯主席:“……为什么我也得喝可乐?”


张新杰:“您是表率。”


冯主席:“……那为什么你的是一杯,我的是一升???”


张新杰:“因为是我们十四个人的份。”


冯主席:“……”


冯主席:“好吧,我喝。”


张新杰目光灼灼地盯着冯主席喝可乐。冯主席心里犯怵,只想赶紧把可乐喝完,一不留神就被呛着了,咳得撕心裂肺。肖时钦连忙说:“拍一拍顺顺气,应该能好一点儿?”


坐在旁边的孙翔一听,立刻起身给冯主席拍后背。刚拍了几下,冯主席果然就不咳了。


冯主席趴在桌子上奄奄一息:“别给我顺气儿了,再拍我要背过气去了……”


李轩给冯主席倒了杯茶,“喝口茶缓缓。”


冯主席喝了一肚子可乐,本来是一口水都不想喝的,但是咳得嗓子生疼,确实也想喝口茶润润嗓子,于是端起来喝了一口,喘了口气,“我没事儿,大家继续吃啊。”


但是没有人动筷子。因为冯主席左边嘴角上又粘上了一片茶叶!


时间仿佛静止了。过了片刻,方锐忽然说道:“诶今天这个烤羊腿真是不错啊,你们都不吃我就不客气了啊!”说着抓起一根就啃。


众人此时都仿佛周泽楷附体,默默看着方锐啃羊腿。这烤羊腿似乎也没有方锐说的那么好吃,他象征性地啃了几口就丢在碟子里,然后仿佛慢动作一样把嘴边一圈的油用手指抹干净了,伸出舌头舔了舔,最后放进嘴里吮吸起来。


众人顿时心下明了。方锐这是想引起冯主席的注意,要是冯主席下意识做了一样的动作,不就可以把嘴边儿粘的茶叶擦掉了吗?


可惜冯主席根本不懂方锐的苦心。在他眼里,方锐只是在搔首弄姿,那真诚的小眼神儿此时简直说不出的yin荡。但是作为一个正直的联盟主席,他不能背叛自己的原则!他喜欢只有周泽楷那种类型的啊!


于是冯主席只能假装视而不见,从跟前夹了一块儿西湖醋鱼,心不在焉地吃了。


结果就被鱼刺卡喉咙了!


鱼刺虽然不算大,但是卡得刁钻,咽又咽不下去,咳又咳不出来,折腾半天也没弄出来,反而搞得面红耳赤,气喘不停。


“怎么回事儿啊?”叶修见状凑了过来,“不会是心脏病犯了吧?药呢?赶紧先把药吃了!”


一听这话,黄少天麻溜儿地从冯主席外套口袋里把药翻了出来,张佳乐已经准备好温水,两人就着水把药给冯主席喂了下去。叶修又问:“怎么样主席,好点儿没有?”


冯主席:“……”能好就有鬼了!今天的药我已经吃了,这是明天的药好吗!!!


冯主席心里苦,但是他说不出。鱼刺还在喉咙里卡着呢,他说不出话来,偏偏刚刚把药强行塞他进嘴里的话痨还在他旁边喋喋不休,让人烦不胜烦。他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完了完了,主席翻白眼了!”孙翔大惊,“怎么办怎么办,不会真的有什么事吧!”


我只不过是翻个白眼,怎么被你说的好像翻白肚皮了一样。冯主席腹诽,一边想开口解释,但他忘了喉咙里还有根鱼刺,他只能发出几个沙哑的音节,唾沫星子喷了一脸也没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呼吸困难,口吐白沫。”张新杰做出了判断,“有危险,赶紧打120叫救护车吧。”


立刻有人掏出手机拨打120。王杰希却皱了皱眉,“附近在修路,路况不太好,可能会堵车,救护车来回一趟恐怕来不及了。”


“找人帮帮忙,看能不能借辆车。”肖时钦说。


坐在门边的唐昊和周泽楷立刻跑了出去。唐昊直接冲到马路边,拦下了一辆路过的商务车:“大哥,能载我们一程吗?情况紧急,人命关天啊!”


司机眉头一跳:“……你们谁啊!”


“我,就是我啊,唐昊,第一流氓!”唐昊见司机眉头紧锁,似乎并不知道什么第一流氓,连忙把周泽楷拽了过来,“他你总知道吧!枪王!经常上电视的!”


周泽楷直觉有什么不对,但是跟人抢话实在不是他的强项,他只能在一旁瞪着眼干着急。


唐昊见司机仍然没有反应,接着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你放心,不会让你白跑一趟,报酬肯定少不了的!”


司机神色一动,终于点头:“上来吧。”


喻文州和肖时钦扶着冯主席上了车。叶修本来在后面磨蹭着不想跟着上去,却被张新杰推了一把:“你是领队。”


叶修无奈:“好好好,我也去还不行吗?”


五个人刚上了车,车门就冷不丁被关上。司机冷着脸对后面的人说:“坐不下了。”在众人反应过来之前已经一脚油门,绝尘而去了。


车上的五个人却后知后觉地发现有什么不对。除了他们和开车的司机之外,车里还有三个人,虽然人数少,气势却比他们强得多,大马金刀地坐在两边的座位上,反而隐隐将他们包围其中。


啪嗒一声轻响,其中一个寸头男人不动声色地掏出一把手枪放在膝盖上,开口道:“明人不说暗话,各位是哪条道上的,说出来哥儿几个也好瞻仰瞻仰不是?”


五人沉默着。另外两人也把枪掏了出来,显然都是上了膛的。寸头男人目光在五人脸上逡巡。他们这几年都在国外,最近刚干完一票大的回了国,对当前国内道上的形势还不甚明了。敢拦他们的车,来头肯定不小,还又是枪王又是第一流氓的,恐怕是新兴势力向他们示威来了。眼下车上这五个人,年纪大的那个想必就是当家了,一直跟在他旁边的,看着斯斯文文,可能是当家的心腹,另一个懒懒散散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却在那一伙人里像是个带头的,一起绑了估计能要个好价钱。剩下两个戴着眼镜,看着像两个书呆子,应该容易控制,有人赎最好,没人赎就直接撕票。因此,他们才敢把这五个人放上来。


寸头男人等了一会儿,见没人说话,突然举枪顶在了冯主席的脑门上,厉声吼道:“告诉你们,老实呆着别想耍什么花招!否则老子一枪崩了他!说到做到!”


冯主席本来就年纪大了,被他突然来这一下子,吓得一个激灵,瞬间一阵尿意袭来,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之前喝的水实在是太多了,他上车前就想去厕所来着,无奈被一群人架着脱不开身,没想到又跟着上了贼车。可是人有三急,万一憋不住尿车上那不得当场脑袋开花啊?思来想去还是顶着巨大的压力决定出声示意一下,但是他喉咙里还被鱼刺卡着呢,结果只发出了几声模糊的声响。


毕竟是对手的老大,寸头男人也不敢真的一枪说崩就崩,万一被报复呢?话虽然说的强硬,其实也只是吓唬吓唬而已,没想到这人突然全身抽搐起来,嘴里还发出不明所以的诡异声音,反倒把自己吓了一跳。正在惊疑不定的时候,坐在旁边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家伙忽然开了口:“不该轻举妄动的人是你们。”


寸头男人立刻把枪口转了过去,拔高了声音问:“你什么意思?!”


喻文州看也没看他,慢悠悠地说道:“这是全世界首例丧尸病毒携带者,病毒在空气中的传播很快,想要北京城在五分钟内变成活死人墓的话,你尽管开枪好了。”


寸头男人很想说你他么当我是傻子耍我啊!但是看看被喻文州和叶修夹在中间的冯主席的状态,僵硬的肢体、翻白的眼球和沙哑的不明声音都跟电影里的丧尸颇有几分神似,况且能在黑洞洞的枪口下睁眼说瞎话的人,还是这种瞎到三岁小孩都不会相信的鬼话,他在道上这么多年可是从来没遇到过,排除了不可能剩下的就必然是真相,难道……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叶修也懒洋洋地说话了:“你开不开枪都无所谓了,反正病毒潜伏期只有半小时,现在只剩下不到十五分钟,十五分钟内不能送到医院注射抗病毒药物病人就会丧尸化,我们被咬伤也都会变成丧尸,接下来就会被扩散到全城,虽然可能比五分钟慢一点,但其实也没差了。”


肖时钦看了眼表:“现在抢救,也许还能来得及。”


寸头男人本来还将信将疑,一听说有救,立刻说道:“你们谁会?赶紧的啊还愣着干什么!”


三人同时把目光投向了张新杰。张新杰扶了扶眼镜,“那就我来治疗吧。”


冯主席:“……”暴力奶妈离我远点!!!


寸头男人见张新杰在冯主席身上比划了半天,症状却丝毫不见减轻,反而发作得越来越厉害,顿时急火攻心:“你不是医生吗?你特么到底行不行啊!”


“别打断,我的希望祷言马上就好了。”


“那不是牧师该干的事吗?!”


“没办法,他已经无药可救,只能祈祷了。”


话音未落,张新杰身体突然一僵。寸头男人还没反应过来,叶修已经叫了出来:“不好!病毒发作,病人已经丧尸化,开始咬人了!”


寸头男人大惊:“不是还有十五分钟吗!”


“这只是理论数据,没有任何临床证据,提前发作也是有可能的。”


“我靠!你特么倒是早说啊!现在怎么办啊!”


“有十字架吗?有就拿出来吧。”


“十字架不是对付吸血鬼的吗?对付丧尸也有用?”


“没用,但你可以趁着这几分钟祈祷,下辈子不要再变成丧尸了。”


“去你妈的啊!!!”


被感染的张新杰摇摇晃晃站了起来,本能地扶了下眼镜,但是动作却十分迟缓,镜片下的双眼似乎也透露出凶光。寸头男人下意识向旁边避让,于是张新杰一下撞到了肖时钦身上。肖时钦的身体顿时也僵硬了,双眼慢慢失焦,随即开始渐渐泛红。而张新杰已经掉头扑向了叶修,双手掐住了叶修的脖子。


三个匪徒顿时都慌了,甚至有一人手中的枪走了火。喻文州倒还保持着冷静,说道:“都把枪放下!子弹对丧尸不能致命,只会让病毒扩散得更快!”


开车的司机也察觉到了后座的骚动,叫道:“干什么干什么?什么情况啊?!”


“停车停车!”寸头男人吼,“车上有三个丧尸!可能马上就会有第四个了!再不下车我们都会被咬变成丧尸了!”


“什么鬼啊?!”司机也吼,“这个世界观不太对吧!!!”


“我特么也想知道啊!”寸头男人吼着。叶修此时的状态也明显不对了,而渡过了最初僵直阶段的张新杰和肖时钦行动变得异常迅捷,眨眼间已经一齐制服了喻文州。三个匪徒顾不得车还没完全停下,拉开车门就想跳车,却被四个也许已经不能称之为人的家伙抱腿的抱腿,拦腰的拦腰,掐脖子的掐脖子,死死摁在车上不放。


“救命啊!!!”三人奋力挣扎,终于求生欲爆发,挣脱了控制,和司机一起下车逃跑了。


演丧尸演得不亦乐乎的四大战术大师互相对视了一眼。


“文州,没看出来,手挺黑的啊?”叶修说。


“彼此彼此。”喻文州微笑。


“小张,可以啊,健身挺有效果,现在老韩能打得过你不?”


“有机会可以和队长切磋一下。”


“小肖你看着块头不大,力气倒是不小啊,该不会是雷霆付不起你工资你还去码头卸货补贴家用了吧?”


“呵呵,在工地搬过几天砖而已。”


叶修弯下腰,在座椅底下摸索了一阵,“哟,这走私的全是枪支弹药啊,是不是该打110叫警察叔叔过来啊?”


“我觉得还是先打120比较好,”张新杰说,“冯主席的情况看起来比之前还有所恶化。”


“……不会真的丧尸化了吧?”


冯主席:“……”信不信我第一个咬你啊!!!


 


“事情就是这样了。”喻文州说。


“这次能破获这起跨境军火走私案,全靠各位临危不乱,与匪徒斗智斗勇,一举截获物证!”警察衷心说道,“各位实在是当代年轻人的楷模,全国人民学习的榜样!”


“尽力而为。”肖时钦说。


“应该做的。”张新杰推眼镜。


“小事一桩。”叶修点烟。


“不用客气。”喻文州微笑。


 


第二天,各大媒体同时登载了头条新闻“电竞选手勇斗歹徒,昔日网瘾少年竟成英雄楷模”呼吁广大青少年学习。


而冯主席则收到了公安局送来的锦旗,上书四个大字:“药不能停”。


冯主席:“……”



发现

肥肠OK

德云社二把手:

忘羡粉笔下的江澄都在放狗和死给,
双杰粉笔下的江澄都在做梦和喝醉,


曦澄粉笔下的江澄都在傲娇得没谁,


(据评论补充)


追凌粉笔下的江澄都在打断金凌腿。



【江澄中心】往生人[五]

啊啊啊啊啊啊太棒啦!怼的好!!!

赤槿:

感谢 @春熙 太太提的虞夫人怼忘羡梗!虞夫人疯狂怼忘羡方言预警。  羡澄,谢绝KY。 
[一]  [六]


护崽的虞夫人:老娘不打草稿,怼你们的话也不重复!
传音的忘机琴:我他妈还可以再抢救一下吗。
    
        
     
魏无羡又带了蓝忘机进祠堂,不过事先征得了江澄的同意。江澄当然不愿意让外人进祠堂,特别是蓝忘机,可蓝忘机从云深带来了能了解江厌离现状的藏书。
     
    
他不喜承人恩情,但这事关江厌离。江澄从小便是这样,对外人冷着脸,对自己的人在乎得不得了。
   
   
江澄愿意为了江厌离委屈自己。
   
    
江澄望着两人离开,看着他刚刚还给魏无羡的陈情,上面的红穗在阳光下突然有几分刺眼。
  
   
他听不见她的声音,却猜到她大概会想什么,低声道:“毕竟是姐姐的事……”
     
  
江厌离摸摸他的头,温声道:“谢谢阿澄,辛苦你啦。”
       
  
他望着祠堂方向,仍是阴沉着脸,却露出了片刻茫然。有门生提醒他清谈会的时间到了,他抿了抿唇,犹豫片刻便动身了。
   
   
背道而驰。
   
     
             
江厌离心中不安,到祠堂时正巧看见魏无羡在给爹娘上香,可那炷香刚燃起火星,又立刻熄灭了。
 
  
魏无羡一愣,露出无措神色,又去点了一炷香,还是熄灭。  
  
  
气氛有些凝滞,就连烛火也忽明忽暗,迎来的风是刺骨的凉。江厌离越发不安,试探着叫了声:“……阿娘?”
   
   
没有回应。
  
  
魏无羡茫然了很久,蓝忘机沉默着帮他再点上一炷,这次竟然直接断掉了。
   
     
忘机琴倏地发出了急促响声,凄厉又刺耳,像是有人在宣泄着怒火。
  
   
江厌离神色一僵,她听见了阿娘的声音。
   
    
“两个没脸没皮的背时瓜皮!!”阿娘气得飙了方言,“老娘真他妈——”
  
     
“阿娘!”
  
   
“你别急着说话。”阿娘愠怒道,“我今天就要好好教训这个吃里扒外的混小子!”
     
      
蓝忘机诧异地望着忘机琴,在魏无羡投来询问目光后,沉默了一会儿,便开始向他转达阿娘的话。
    
    
    
“魏婴,你真是了不起啊,为不相干的人与世为敌,为不相干的人叛出江家。”阿娘声音尖锐狠厉,语气中带着滔天怒火,江厌离甚至能想象出她咬牙切齿,目呲欲裂的暴怒面容。
    
     
阿娘对魏无羡的语气一向是不耐和厌烦的,可江厌离是第一次从那里面听出了刻骨的恨意。
         
    
“好啊,这就是他江枫眠待之比儿子还亲厚的养子,是我虞紫鸢当年保下来的家仆之子!”阿娘冷着声音恨恨道,“可现在他对你失望透顶,我更是恨不得将你扒皮拆骨!”
                   
      
阿娘没有在威逼之下砍掉他的手来保全江家,这里面有很多原因,有一个她绝对不会承认。
     
    
她讨厌魏无羡,恨不得他立刻消失在眼前,可这孩子终究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她和江澄是一样嘴硬心软,不爱多管闲事,但对自己的人十分在乎。
     
    
她可以对他冷言冷语罚他跪祠堂,却绝对不会容忍别人动他半分。
     
   
可她保下来的这个人,却伤害了她的孩子。
   
     
         
忘机琴突然安静下来,祠堂里还回响着急促的琴音,那是阿娘尖锐的质问。
         
   
蓝忘机仍在向魏无羡转达阿娘的话,魏无羡一直愣愣地看着断掉的那两炷香,昏暗的烛光摇曳着,撕扯他茫然的影子,灼伤他空洞的眼睛。
  
  
       
良久,江厌离才又听见阿娘的声音。她似乎是平复了很久的情绪,还在微微喘着气。
     
  
阿娘冷笑一声,不屑道:“还有你蓝湛,真是让我长了见识,后生可畏啊!你进了我江家祠堂,当着亡者灵位伤害江家宗主,我看你不是在履行姑苏蓝氏的家训,而像是个不知礼数、不明是非的欠揍的瓜皮!”
    
    
阿娘气得又骂了方言,蓝忘机沉默着没说话,任凭忘机琴急促作响。
      
     
魏无羡颤了颤身子,低头道:“对不起,虞夫人……我也有苦衷。”
     
       
“你逞英雄,你有苦衷,你最无辜!江澄受的苦你不在乎,厌离丢的命你也不在乎!你还嫌把他们害得不够惨!”阿娘拔高了音量,嘶哑着嗓子怒吼道,“你还要我和江枫眠看你们,你要我们看什么?看你们伤风败俗,看你们伤害我们的儿子?!”  
      
       
江厌离竟是从阿娘愤怒的声音中听出了几分颤抖的哭腔。
    
   
阿娘出身仙门望族,为人高傲冷厉,脾气火爆,巾帼不让须眉。即使是对着儿女也少有温声细语,更别说是露出软弱的一面。
            
     
可再坚不可摧的人也有软肋,再铁骨铮铮的人也会怕疼。
   
    
看着自己的孩子被伤害却无能为力,对于一个母亲而言,是最痛苦的折磨。
    
       
   
“江澄咬紧牙关撑起江家,你却在他最需要帮助的时候选择保温家余孽!你当年怎么答应我和江枫眠的,你的良心都拿去喂狗了?!
    
还是说死过一次后,我江家在你眼里只不过是不堪回首的痛苦过往?!凭什么你断得干净潇潇洒洒,却要留下江澄记着过往独自守着江家?!”
     
       
魏无羡呆呆地听着蓝忘机传达阿娘的质问,张了张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你想与过去断得干净?好,那我便问你,我江家为何几乎满门被灭?我儿子为谁失了金丹挨了戒鞭?我女儿为谁惨死?我孙儿因谁无父无母?”阿娘愈发怒不可遏,几乎是咬着牙怒吼道,“你这忘恩负义之徒,我当初就不该……滚,滚出去!!”
      
     
魏无羡愣住了,过了好久才艰难道:“为了我?江澄他…丢金丹…是因为我?”
    
   
他脸色惨白,踉跄着退后几步,蓝忘机扶住他,直直地盯着再没发出半点声响的忘机琴。
  
   
忘机琴安静了,魏无羡腰间的陈情却突然发出凄厉响声,随之而来的是强烈的戾气和阴冷的杀意。
   
   
   
“你们伤了江澄?”
  
   
江厌离呆呆地看着那个越来越清晰的人影,确切来讲,是不完整的魂魄。
  
  
“……阿羡?”
  
   
那人瞬间敛去慑人气场,转而对她露出一个潇洒笑容。他丰神俊朗,笑眼明媚,面容熟悉到令她心酸。
   
   
江厌离以为自己看到了那个还未历经生离死别,仍旧意气风发,喝着天子笑,调笑小姑娘的魏无羡。
  
   
潇洒不羁,锋芒毕露,明知不可而为之,却也愿意同江澄一起背着责任。
     
    
  
他注视着江厌离,眼眶似乎有些泛红。
   
  
“师姐,我回来啦。”
   
   
江厌离愣愣地看着他,即使困惑不解,她却下意识觉得这人才是她认识的那个魏无羡。
   
   
“阿羡,你……”
   
   
“待会告诉师姐。”他对她眨了眨眼,便去看那边呆住的两人。
   
   
他眯起眼看着另一个自己,上下打量着,目光中是毫不掩饰的冰冷和戾气,那是真正的夷陵老祖才能带来的压迫感。
    
     
“……我再问一遍,是不是你们,伤了江澄。”
    
      
     
TBC.
  
  
虞夫人方言小剧场——
  
“你个吃里扒外的死瓜皮,还假吧意思(假惺惺)来上香!老娘不捶死你不信虞!我现在想惨(甩)你两辣儿(耳光),莽起(使劲)把你一jo(脚)zua(踹)飞,爬远些!”
   
蓝湛:我就没一下说这么多话过。


江枫眠:三娘子冷静一下,让我也说几句成不……嗷!!


 


结果我又没写完,有毒。
  
 
原装羡上线啦。

终于看完了叶二的第二季。第12集大帝美出新高度,和波将金又双叒叕发糖【超甜】看到大帝早上醒来看见波将金不在自己身边 起来叫女仆给自己换衣服 后来越想越急就说不穿衣服了那一段的时候简直少女心爆炸了好嘛——                                                                  P8超惊艳 其实斗篷装不是第一次出现了 但是每一次看到都会有“噢,就是她”这种找到缪斯的感觉                                                                     期待第三季!    继续舔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