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雀赋

人称阿雀。
♡向阳花木易为春,我最喜欢蔡徐坤♡
陆氏弗拉格综合征患者。
全世界最好的西瓜Jun,不接受反驳。
神谷病晚期
舅妈 wx路人 不厨墨香。
一生爱良,永不爬墙。
渴望除了伞修以外其他粮的伞哥厨。
想给江南寄刀片的师兄厨。
我爱言和小天使 我爱逆浪千秋。
欧美圈黄老板傻脸娜。
疯狂安利《末日乐园》 等到我云辣!
一般是天下大同我佛慈悲 但保不准就拿起了四十米长刀和您谈谈。

一切都需要时间来证明。
这是他的时代啊。

“Welcome to the new age.”

守夜人:

您真是过分,您又惹我哭。
还以为迟迟没有消息是良禽择木而栖,不想您是凤凰,您要浴火涅槃。
您不稀罕什么靠山,您单枪匹马,敢和资本叫板。
我爱死了您的风骨,也爱您的少年意气一腔孤勇。
您是我的国王。
从今往后,我愿目光所及之处,都是您的江山。

谢谢

千军万马 伴坤远航✨

太好看了吧❤❤❤❤❤

猪头鹰爱困zZ:

凑热闹
这张坤坤能泳有开屏的计费吗

有...有太太吃斯巴安x人偶师这一对的吗...
【小声bb】

爆开心!!!
言和小天使终于有拜年祭单曲了!!!往死里循环!!!我爱言和!!!
我的简介终于可以改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情人节快乐!!!这个伞哥!我吹爆!!!

无境之居:

情人节快乐

震惊!国家队选手集体被公an传唤,原因竟是…(无cp)

冯主席哈哈哈哈哈哈哈

内敛小黄瓜:

“你们,”问询的警察目光扫过面前一干人等,“谁来交待一下事情经过?”


众人面面相觑。


“我来吧,”最后还是喻文州开了口。“事情是这样的……”


 


午饭其乐融融地进行着。


冯主席笑呵呵地站起来,“这次大家是代表国家参赛,赢了就是为国争光,希望大家能加倍努力,争取胜利,我先在这里敬大家一杯!”


众人附和着,纷纷举杯。


“诶,”张佳乐用手肘碰了碰旁边的王杰希,“你看见没,冯主席门牙上好像粘了一片菜叶儿。”


“有吗?”王杰希狐疑,盯着看了一会儿。“好像还真是。”


冯主席被王杰希的大小眼盯得心里有点发毛,问:“小王,发什么呆呢?怎么不吃啦?”


王杰希琢磨着怎么不动声色帮冯主席弄掉门牙上粘的菜叶,索性站了起来,“冯主席,我敬您一杯,感谢您为联盟发展的辛苦付出。”


黄少天忍不住跟身边的喻文州嘀咕:“王杰希这是怎么了?平常没见他是这么爱拍马屁的人啊?这无事献殷勤,我看非奸即盗吧!”


喻文州也有些诧异。王杰希也是当了多年队长的人了,为人处世上一向是十分周到的,这会儿怎么突然出起风头来了?按说冯主席给大家伙儿敬了酒,理应作为队长的喻文州首先回敬,虽说王杰希资历更老,那上面也还有个张佳乐,何况不论职位还是资历都还有个妖孽一般的叶修压在上头呢?而且王杰希一向是不乐于应酬这些的,今儿怎么突然狗腿起来了?


喻文州这样想着,目光在王杰希和冯主席身上来回转了两圈,心里很快就有数了。


“冯主席门牙上粘了片菜叶儿。”喻文州压低声音对黄少天说。


黄少天多通透的人啊,喻文州一说就明白了,敢情王杰希上赶着给主席敬酒是指望借这一口酒把粘在门牙上的菜叶儿给冲下去,不过显然是没成功。黄少天眼珠一转,就着跟前夹了一筷子糯米鸡到冯主席碗里,“这儿的糯米鸡做的正宗啊,跟我们在广东吃的一模一样,主席你也尝尝啊。”


众人坐的是圆桌,黄少天坐在冯主席斜对面,虽说不算远,但中间还隔着三四个人,黄少天探出大半个身子才把菜夹到冯主席碗里,动静立刻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叶修惊讶,“你给你亲爹会这么夹菜吗?”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儿,顺手把一块儿啃干净了的排骨甩到了叶修碗里。“我给我儿子夹菜不行啊!”


冯主席:“……”这么一大块儿全是糯米,一丁点儿鸡肉都没有,敢不敢有点诚意啊!


冯主席克制着眼角抽搐吃了黄少天夹的糯米鸡,糯米果然把菜叶儿粘了下去。黄少天冲王杰希得意一笑。王杰希挑了挑眉,没说话。


就见冯主席门牙上的菜叶儿虽然已经不见了,但是牙龈上有粘了一小块儿糯米!


张新杰忍不住皱眉。他从一开始就注意到了冯主席门牙上的菜叶儿,好不容易菜叶儿没了,又粘上了一块儿糯米,张新杰终于忍无可忍,站了起来:“主席,我敬您一杯可乐。”


冯主席:“……为什么是可乐?”


张新杰:“职业选手不能多喝酒精饮料。”


冯主席:“……为什么我也得喝可乐?”


张新杰:“您是表率。”


冯主席:“……那为什么你的是一杯,我的是一升???”


张新杰:“因为是我们十四个人的份。”


冯主席:“……”


冯主席:“好吧,我喝。”


张新杰目光灼灼地盯着冯主席喝可乐。冯主席心里犯怵,只想赶紧把可乐喝完,一不留神就被呛着了,咳得撕心裂肺。肖时钦连忙说:“拍一拍顺顺气,应该能好一点儿?”


坐在旁边的孙翔一听,立刻起身给冯主席拍后背。刚拍了几下,冯主席果然就不咳了。


冯主席趴在桌子上奄奄一息:“别给我顺气儿了,再拍我要背过气去了……”


李轩给冯主席倒了杯茶,“喝口茶缓缓。”


冯主席喝了一肚子可乐,本来是一口水都不想喝的,但是咳得嗓子生疼,确实也想喝口茶润润嗓子,于是端起来喝了一口,喘了口气,“我没事儿,大家继续吃啊。”


但是没有人动筷子。因为冯主席左边嘴角上又粘上了一片茶叶!


时间仿佛静止了。过了片刻,方锐忽然说道:“诶今天这个烤羊腿真是不错啊,你们都不吃我就不客气了啊!”说着抓起一根就啃。


众人此时都仿佛周泽楷附体,默默看着方锐啃羊腿。这烤羊腿似乎也没有方锐说的那么好吃,他象征性地啃了几口就丢在碟子里,然后仿佛慢动作一样把嘴边一圈的油用手指抹干净了,伸出舌头舔了舔,最后放进嘴里吮吸起来。


众人顿时心下明了。方锐这是想引起冯主席的注意,要是冯主席下意识做了一样的动作,不就可以把嘴边儿粘的茶叶擦掉了吗?


可惜冯主席根本不懂方锐的苦心。在他眼里,方锐只是在搔首弄姿,那真诚的小眼神儿此时简直说不出的yin荡。但是作为一个正直的联盟主席,他不能背叛自己的原则!他喜欢只有周泽楷那种类型的啊!


于是冯主席只能假装视而不见,从跟前夹了一块儿西湖醋鱼,心不在焉地吃了。


结果就被鱼刺卡喉咙了!


鱼刺虽然不算大,但是卡得刁钻,咽又咽不下去,咳又咳不出来,折腾半天也没弄出来,反而搞得面红耳赤,气喘不停。


“怎么回事儿啊?”叶修见状凑了过来,“不会是心脏病犯了吧?药呢?赶紧先把药吃了!”


一听这话,黄少天麻溜儿地从冯主席外套口袋里把药翻了出来,张佳乐已经准备好温水,两人就着水把药给冯主席喂了下去。叶修又问:“怎么样主席,好点儿没有?”


冯主席:“……”能好就有鬼了!今天的药我已经吃了,这是明天的药好吗!!!


冯主席心里苦,但是他说不出。鱼刺还在喉咙里卡着呢,他说不出话来,偏偏刚刚把药强行塞他进嘴里的话痨还在他旁边喋喋不休,让人烦不胜烦。他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完了完了,主席翻白眼了!”孙翔大惊,“怎么办怎么办,不会真的有什么事吧!”


我只不过是翻个白眼,怎么被你说的好像翻白肚皮了一样。冯主席腹诽,一边想开口解释,但他忘了喉咙里还有根鱼刺,他只能发出几个沙哑的音节,唾沫星子喷了一脸也没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呼吸困难,口吐白沫。”张新杰做出了判断,“有危险,赶紧打120叫救护车吧。”


立刻有人掏出手机拨打120。王杰希却皱了皱眉,“附近在修路,路况不太好,可能会堵车,救护车来回一趟恐怕来不及了。”


“找人帮帮忙,看能不能借辆车。”肖时钦说。


坐在门边的唐昊和周泽楷立刻跑了出去。唐昊直接冲到马路边,拦下了一辆路过的商务车:“大哥,能载我们一程吗?情况紧急,人命关天啊!”


司机眉头一跳:“……你们谁啊!”


“我,就是我啊,唐昊,第一流氓!”唐昊见司机眉头紧锁,似乎并不知道什么第一流氓,连忙把周泽楷拽了过来,“他你总知道吧!枪王!经常上电视的!”


周泽楷直觉有什么不对,但是跟人抢话实在不是他的强项,他只能在一旁瞪着眼干着急。


唐昊见司机仍然没有反应,接着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你放心,不会让你白跑一趟,报酬肯定少不了的!”


司机神色一动,终于点头:“上来吧。”


喻文州和肖时钦扶着冯主席上了车。叶修本来在后面磨蹭着不想跟着上去,却被张新杰推了一把:“你是领队。”


叶修无奈:“好好好,我也去还不行吗?”


五个人刚上了车,车门就冷不丁被关上。司机冷着脸对后面的人说:“坐不下了。”在众人反应过来之前已经一脚油门,绝尘而去了。


车上的五个人却后知后觉地发现有什么不对。除了他们和开车的司机之外,车里还有三个人,虽然人数少,气势却比他们强得多,大马金刀地坐在两边的座位上,反而隐隐将他们包围其中。


啪嗒一声轻响,其中一个寸头男人不动声色地掏出一把手枪放在膝盖上,开口道:“明人不说暗话,各位是哪条道上的,说出来哥儿几个也好瞻仰瞻仰不是?”


五人沉默着。另外两人也把枪掏了出来,显然都是上了膛的。寸头男人目光在五人脸上逡巡。他们这几年都在国外,最近刚干完一票大的回了国,对当前国内道上的形势还不甚明了。敢拦他们的车,来头肯定不小,还又是枪王又是第一流氓的,恐怕是新兴势力向他们示威来了。眼下车上这五个人,年纪大的那个想必就是当家了,一直跟在他旁边的,看着斯斯文文,可能是当家的心腹,另一个懒懒散散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却在那一伙人里像是个带头的,一起绑了估计能要个好价钱。剩下两个戴着眼镜,看着像两个书呆子,应该容易控制,有人赎最好,没人赎就直接撕票。因此,他们才敢把这五个人放上来。


寸头男人等了一会儿,见没人说话,突然举枪顶在了冯主席的脑门上,厉声吼道:“告诉你们,老实呆着别想耍什么花招!否则老子一枪崩了他!说到做到!”


冯主席本来就年纪大了,被他突然来这一下子,吓得一个激灵,瞬间一阵尿意袭来,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之前喝的水实在是太多了,他上车前就想去厕所来着,无奈被一群人架着脱不开身,没想到又跟着上了贼车。可是人有三急,万一憋不住尿车上那不得当场脑袋开花啊?思来想去还是顶着巨大的压力决定出声示意一下,但是他喉咙里还被鱼刺卡着呢,结果只发出了几声模糊的声响。


毕竟是对手的老大,寸头男人也不敢真的一枪说崩就崩,万一被报复呢?话虽然说的强硬,其实也只是吓唬吓唬而已,没想到这人突然全身抽搐起来,嘴里还发出不明所以的诡异声音,反倒把自己吓了一跳。正在惊疑不定的时候,坐在旁边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家伙忽然开了口:“不该轻举妄动的人是你们。”


寸头男人立刻把枪口转了过去,拔高了声音问:“你什么意思?!”


喻文州看也没看他,慢悠悠地说道:“这是全世界首例丧尸病毒携带者,病毒在空气中的传播很快,想要北京城在五分钟内变成活死人墓的话,你尽管开枪好了。”


寸头男人很想说你他么当我是傻子耍我啊!但是看看被喻文州和叶修夹在中间的冯主席的状态,僵硬的肢体、翻白的眼球和沙哑的不明声音都跟电影里的丧尸颇有几分神似,况且能在黑洞洞的枪口下睁眼说瞎话的人,还是这种瞎到三岁小孩都不会相信的鬼话,他在道上这么多年可是从来没遇到过,排除了不可能剩下的就必然是真相,难道……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叶修也懒洋洋地说话了:“你开不开枪都无所谓了,反正病毒潜伏期只有半小时,现在只剩下不到十五分钟,十五分钟内不能送到医院注射抗病毒药物病人就会丧尸化,我们被咬伤也都会变成丧尸,接下来就会被扩散到全城,虽然可能比五分钟慢一点,但其实也没差了。”


肖时钦看了眼表:“现在抢救,也许还能来得及。”


寸头男人本来还将信将疑,一听说有救,立刻说道:“你们谁会?赶紧的啊还愣着干什么!”


三人同时把目光投向了张新杰。张新杰扶了扶眼镜,“那就我来治疗吧。”


冯主席:“……”暴力奶妈离我远点!!!


寸头男人见张新杰在冯主席身上比划了半天,症状却丝毫不见减轻,反而发作得越来越厉害,顿时急火攻心:“你不是医生吗?你特么到底行不行啊!”


“别打断,我的希望祷言马上就好了。”


“那不是牧师该干的事吗?!”


“没办法,他已经无药可救,只能祈祷了。”


话音未落,张新杰身体突然一僵。寸头男人还没反应过来,叶修已经叫了出来:“不好!病毒发作,病人已经丧尸化,开始咬人了!”


寸头男人大惊:“不是还有十五分钟吗!”


“这只是理论数据,没有任何临床证据,提前发作也是有可能的。”


“我靠!你特么倒是早说啊!现在怎么办啊!”


“有十字架吗?有就拿出来吧。”


“十字架不是对付吸血鬼的吗?对付丧尸也有用?”


“没用,但你可以趁着这几分钟祈祷,下辈子不要再变成丧尸了。”


“去你妈的啊!!!”


被感染的张新杰摇摇晃晃站了起来,本能地扶了下眼镜,但是动作却十分迟缓,镜片下的双眼似乎也透露出凶光。寸头男人下意识向旁边避让,于是张新杰一下撞到了肖时钦身上。肖时钦的身体顿时也僵硬了,双眼慢慢失焦,随即开始渐渐泛红。而张新杰已经掉头扑向了叶修,双手掐住了叶修的脖子。


三个匪徒顿时都慌了,甚至有一人手中的枪走了火。喻文州倒还保持着冷静,说道:“都把枪放下!子弹对丧尸不能致命,只会让病毒扩散得更快!”


开车的司机也察觉到了后座的骚动,叫道:“干什么干什么?什么情况啊?!”


“停车停车!”寸头男人吼,“车上有三个丧尸!可能马上就会有第四个了!再不下车我们都会被咬变成丧尸了!”


“什么鬼啊?!”司机也吼,“这个世界观不太对吧!!!”


“我特么也想知道啊!”寸头男人吼着。叶修此时的状态也明显不对了,而渡过了最初僵直阶段的张新杰和肖时钦行动变得异常迅捷,眨眼间已经一齐制服了喻文州。三个匪徒顾不得车还没完全停下,拉开车门就想跳车,却被四个也许已经不能称之为人的家伙抱腿的抱腿,拦腰的拦腰,掐脖子的掐脖子,死死摁在车上不放。


“救命啊!!!”三人奋力挣扎,终于求生欲爆发,挣脱了控制,和司机一起下车逃跑了。


演丧尸演得不亦乐乎的四大战术大师互相对视了一眼。


“文州,没看出来,手挺黑的啊?”叶修说。


“彼此彼此。”喻文州微笑。


“小张,可以啊,健身挺有效果,现在老韩能打得过你不?”


“有机会可以和队长切磋一下。”


“小肖你看着块头不大,力气倒是不小啊,该不会是雷霆付不起你工资你还去码头卸货补贴家用了吧?”


“呵呵,在工地搬过几天砖而已。”


叶修弯下腰,在座椅底下摸索了一阵,“哟,这走私的全是枪支弹药啊,是不是该打110叫警察叔叔过来啊?”


“我觉得还是先打120比较好,”张新杰说,“冯主席的情况看起来比之前还有所恶化。”


“……不会真的丧尸化了吧?”


冯主席:“……”信不信我第一个咬你啊!!!


 


“事情就是这样了。”喻文州说。


“这次能破获这起跨境军火走私案,全靠各位临危不乱,与匪徒斗智斗勇,一举截获物证!”警察衷心说道,“各位实在是当代年轻人的楷模,全国人民学习的榜样!”


“尽力而为。”肖时钦说。


“应该做的。”张新杰推眼镜。


“小事一桩。”叶修点烟。


“不用客气。”喻文州微笑。


 


第二天,各大媒体同时登载了头条新闻“电竞选手勇斗歹徒,昔日网瘾少年竟成英雄楷模”呼吁广大青少年学习。


而冯主席则收到了公安局送来的锦旗,上书四个大字:“药不能停”。


冯主席:“……”



发现

肥肠OK

德云社二把手:

忘羡粉笔下的江澄都在放狗和死给,
双杰粉笔下的江澄都在做梦和喝醉,


曦澄粉笔下的江澄都在傲娇得没谁,


(据评论补充)


追凌粉笔下的江澄都在打断金凌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