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雀赋

人称阿雀。
陆氏弗拉格综合征患者。
全世界最好的西瓜Jun,不接受反驳。
神谷病晚期,野神头顶青天。
江晚吟,你特别直,我喜欢你。
一生爱良,永不爬墙。
渴望除了伞修以外其他粮的伞哥厨。
想给江南寄刀片的师兄厨。
枢木朱雀的信仰,又有几人能理解呢。
欧美圈本命黄老板傻脸娜。
舞见AOI银发娘微小微。
时尚麻豆圈厨泡泡莉大KK。
疯狂安利《末日乐园》的云党。
历史圈萌新 本命张良张汉卿。

【政良】天下成双【一】

政良历史向。双重生。张良性转。秦时ooc。冷cp圈地自萌雷者勿入。
历史崩坏。比较严重的错误欢迎捉虫。
想改变历史的脑洞产物。
因为很有可能会弃坑所以先放这两个归档tag。等文肥了会慢慢加的。

【一】
    人人都道始皇帝后宫佳丽三千人,可伴随始皇帝多年的宦官赵高却知道,他到底是按照什么标准为这位喜怒无常的帝王采选女子的。
    这些女子,或是一双眸子,或是走路的姿势,或是说话的声音,或是其他所有你想得到想不到的特征,都与那人不谋而合。
    赵高自是知道那人是谁的。
    儒家三当家,张良。
    始皇帝这种人不会为情所困,他只是对那人有了几分玩味的兴趣罢了。
    或者说,那人只是一个诱饵。
    而始皇帝要猎捕的猎物,自然就是他赵高了。
    至于为何,自是多疑的始皇帝开始怀疑他了,每次罗网行动时紧紧跟着的影密卫便是最好的证明。
    这真是...很有意思呢。
  
    当他第一次见到那一位的时候,若不是周身气度不同,他都差点将她当成那人。
    惊梦楼花魁,九欢。
    她有着与那人如出一辙的容颜。
    这也怪不得始皇帝那么宠她了。
    说起这位横空出世的宠妃,简直可用“传奇”这个字眼来形容了。以一奴籍之身初承恩宠便封为夫人,此后始皇帝更是独宠与她,大兴土木为其修筑富丽堂皇的阿房宫,夜夜笙歌。阿房宫的大门从未有关起的时候,只因始皇帝赐下的赏赐如流水般从未停歇。
    自然而然的,后宫其他的女子便失去了往日的辉煌。一开始那些时日,常有不甘心的妃子或是与这些女子关系匪浅的臣子来打探赵高的口风,而随着赵高一次又一次的三缄其口和九夫人恩宠的日渐高涨,这些人也渐渐消失了。
    待赵高知道这是始皇帝动的手脚之后,前朝后宫已是又换了一批新面孔上来了。而不见的那些,大多是他的眼线或投诚与他的人。
    赵高之前总盼着始皇帝出手以便摸清他的底牌,现在倒好,不仅一点消息都没能打探到,自己的罗网还折损不少。就连宫中的胡亥公子,也被罚禁在宫中不得外出。
    至于原因,是在宫宴时顶撞了九夫人。
    思及此处,赵高手中把玩着的酒杯化作齑粉,苍白的脸颊上浮现出一丝诡异的笑意。
    罗网是他精心布置的天罗地网,而他就是那最中间的蜘蛛,一切风吹草动尽在他掌握之中。
    往常,只要等猎物自己送上门来就是了。
    只是如今始皇帝已然出手......那便莫怪他赵高不留情面了。
    若是自己的诱饵忽然不受自己掌控了......你又会怎么做呢,始皇帝陛下。

    阿房宫。
    “今晚陛下去了临溪阁。”提着灯的侍女立在门口,将门后原是漆黑一片的地方照亮了些许。不久后便有衣料摩挲声传来,一道人影模模糊糊地映在门上。
    “你回吧。”那人的声音极轻,隔着门更是几乎消弭在了黑夜里,但侍女仍敏锐地捕捉到了这细小的声音,沉默着屈了屈膝,提着灯离开了,那人影也渐渐消失不见。
    “你知道他不会来。”一道声音在漆黑的殿里响起,没有得到回复,便继续说了下去,“不然也不会早早摘了簪子散了发髻。”
    片刻的宁静后,殿中一角的烛台亮起,跃动的火光照亮了一旁女子的脸。那张极美的脸不施粉黛,但若是深谙梳妆一事的侍女便可看出其上有着精巧而又不显分毫的痕迹,一分一毫都恰到好处。
    那女子叹了一声,声音宛若黄莺出谷:“果然什么都瞒不过先生的眼睛。”
    “这皇宫中也是藏龙卧虎。”先前的声音再一次响起,只不过这次有了女子的回应:“如若没有几分本事,那婢子也不能在宫中生存下去。”
    “临溪阁有什么好东西,竟让他弃了你往那儿去了。”
    女子转身走向了一旁的书案,提起笔,回答道:“是名渔女,名唤郑袖,是今早扶苏公子特地出宫带回来的。”
    “哦?”那声音沾染了几分笑意,“扶苏公子?”
    “许是他想要讨好陛下,或是受君之命,谁知道呢。”女子沾了墨,在纸上写着些什么,鬓角一缕未倌的发丝滑下,垂在绛红色的外衫前。
    “九夫人就不怕她分了你的宠?”
    女子握笔的手一顿,旋即缓缓开口:“有她担着也好,不然还不知有多少人嫉恨我这吃独食的呢。”说罢搁了笔拿起纸吹了吹,又拿了一块方印在文末印上了些什么,“那郑袖的眼睛生的极美。”顿了顿,眸中眼波流转,“像你。”
    烛台发出几下噼啪的声响,摇曳的烛火照亮了纸上娟秀的字迹和底下隐秘的暗纹。
    “这是给先生您的。”她将那纸折了几折,朝着黑暗处递去,一只隐约看得出轮廓的手将其接过:“不会就请我一个吧。”
    “凡是各家各派有头有脸的人物我都递了帖子,除了几位前辈,其他的想必不会不赏脸。”
     “那,良定不负九夫人所托。”
    风吹灭了烛台,只留佳人静静坐在一室黑暗之中。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