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雀赋

人称阿雀。
陆氏弗拉格综合征患者。
全世界最好的西瓜Jun,不接受反驳。
神谷病晚期,野神头顶青天。
江晚吟,你特别直,我喜欢你。
枢木朱雀的信仰,又有几人能理解呢。
一生爱良,永不爬墙。
渴望除了伞修以外其他粮的伞哥厨。
想给江南寄刀片的师兄厨。
萧景琰是那个黑暗世界中唯一的光。
欧美圈本命黄老板傻脸娜。
不知言和小天使何时才能有拜年祭单曲。
励志学完mesemoa所有舞的AOI推。
维密及其他秀场的时尚圈萌新。
疯狂安利《末日乐园》的云党。

思君可追(五)

太太写得太好啦!【暴哭】

鸣筝:

金凌大小姐变身话唠预警。


蓝思追这日来云梦找金凌,却被金凌拉到一边跟这个大小姐一起听了好一番墙角。


被他死死按着头的蓝思追是懵逼的:“……金凌,我们这是在做什么?”


金凌冲他比了个“嘘”的手势,白嫩的脸上浮起两抹红晕。蓝思追一句“非礼勿听”憋回肚子里,默默闭了嘴。


屋里传来蓝曦臣温和而坚定的声音:“你别激动,听我说……”



宗主在里面?
蓝思追心头一凛。


只听见江澄一声冷哼:“蓝宗主,你我什么时候这么相熟了。江某的私事,也需要你来管?”



“晚吟……”


“蓝曦臣,”江澄忽的出声打断他,话语中透着冷笑,“你是不是……是不是很同情我?”


没等蓝曦臣回答,他的声音突然尖锐了起来:“谁他妈要你来同情我!”


屋里沉寂了一会儿,突然有脊背与木板的刺耳撞击声传来,接着是令人面红心跳的水声。


蓝愿金凌二人眼睛俱是睁的大了,面面相觑,一时不敢动弹。他们二人已经不是孩子,能听得出里面发生了什么。


伴着水声的是衣料在挣扎间的窸窣声。被吻住的那个人像是终于得了空气,嘶哑地开了口,却不是怒吼。


“蓝曦臣。”


这次的沉寂不过一瞬,立时被一声响亮的耳光打破。



“滚。”


江澄的嗓音有些疲惫。





金凌把蓝思追的脑袋按得更低了些。蓝思追的头埋在他的怀里,闻着他身上的兰香,倒也乖得很。片刻后金凌松开了对他的束缚,低声说:“蓝宗主人已经走了。”


蓝思追站起身来,才感觉自己腿都已经蹲的麻了,默默地伸手把金凌拉了起来。


他们俩沿着莲花坞的回廊漫无目的地闲逛着。蓝思追心细,看出金凌心情有些低落,不禁担忧道:“你是因为……你舅舅的事,不开心?”



他知道金凌与他舅舅的感情深厚非常,想来金凌拉他听这个墙角,也是因为不放心江澄。



金凌垂着眼睫,目光中出人意料地带了些温顺,看着水榭旁盛开的丛丛紫莲。



“我舅舅是这世上最好的人了。”


他突然低声说道。


这句孩子气的话甫一入耳,便容易惹得旁人发笑,若是平时玩闹,蓝思追定会逗他说:“你说的算什么,我家含光君才是这世上最好的人。”



可眼下金凌眼眶泛红,显然不是玩闹。蓝思追看他难过心里心疼,却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巧话来安慰他。正在搜索枯肠之时,金凌突然扑上来死死抱住了他。


“……”


心上人投怀送抱当然万分感动,只是蓝思追想起来他小的时候,小金凌抱小仙子好像也是这么抱的。



金凌尖尖的下巴压在他的肩头上,硌得他肩膀生疼。那人却不以为意,带着浓重的鼻音又重复了一句:“我舅舅是这世上最好的人了。”


后襟打上些温热的湿润。蓝思追一时慌了,不知道应该安慰他些什么,只能伸手回抱住他,一下一下轻轻拍着他瘦骨伶仃的脊背。



“蓝愿,你不知道,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爹就走了。”


“后来,娘也没了。”


“那时金麟台都乱套了。很多人盯着我,很多剑想杀了我。”


“这个时候,我舅舅来了,把我从金麟台抱走,带回了莲花坞。”


“那时候莲花坞也只有舅舅一个人。”


“我小的时候什么都不懂,总是哭着找我的爹爹,我的娘亲。”


“我哭着找他们的时候,舅舅一句话都不说,看起来特别难过,只是把我抱在怀里。我爬不动了,就不找了。”


“后来我长的大一点了,突然明白舅舅也没有爹爹和娘亲了。”


“那时候魏无羡也死了。舅舅一直收着那根黑色的笛子,就像是他随时会回来取一样。”


“舅舅从来不让我养狗。整个莲花坞也从来不养狗。明明他也很喜欢狗。”


“我有时候夜半醒了,因为怕黑,总是去找舅舅。找舅舅的时候,他总是醒着。”


“那时我就想,舅舅也是一个人睡觉,晚上醒过来的时候,不会怕黑吗?”


“舅舅对我很好,所以我也想对舅舅好。于是我就去陪着舅舅睡。”


“可是后来舅舅说我长大了,不让我陪着他睡了。”


“他让我出去历练,自己在后面跟着,自以为很隐蔽。被我发现后就说要打断我的腿。”


“他每次都说要打断我的腿,可到现在我的腿还是好好的。”


“小叔死了以后,金家又乱成一团。他二话不说就提着紫电上了金麟台,护着我坐上了金家家主的位子。”


“继任家主那天,他让紫电认了我做第二主人。”


“紫电套上我食指的时候,他笑了。”


“我也很久没看他这样笑过。虽然那笑容一晃就没了。”


“舅舅总是把自己装的很凶很凶。好像这样就能很强大,保护他眼中重要的人。”


“可是他想保护的人阴差阳错都没了。他只有我了。”


“阿愿,”他吸了一口气,“我自小就没爹没娘,如果不是舅舅护持我,现在恐怕就没有个叫做金凌的人了。”


“所幸,我有舅舅。”


“现在我还有了你。”




蓝思追心口一滞,眼中积聚的苦涩在刹那间滑出了眼眶。



“我也是。”


他说。


他知道金凌这些话是在心里发酵了多少年,直到今天,才终于有了个发泄的出口。


他也愿意,当那个唯一的倾听的人。




背上的衣衫被泪水打湿了一大片,温暖地熨帖着后心。
两人这样依偎在一起,好像也没那么冷了。




TBC


总结了舅舅独自带娃的苦的能掐出水的半生。


大小姐终于有个能温柔听着他说说心里话的人。一直自己坚强总是不好。


其实金凌说的也是我想说的?总之心疼澄澄,心疼阿凌。

评论

热度(95)

  1. 铜雀赋鸣筝 转载了此文字
    太太写得太好啦!【暴哭】